没等到道歉 对日起诉的最后一位中国慰安妇走了

11月12日,山西最后一名赴日诉讼的慰安妇幸存者、89岁的张先兔老人因重病缠身,在位于山西省阳泉市盂县西烟镇西村的家中离世。

今年5月,中新网记者曾前往张先兔家乡探访。彼时,老人疾病缠身,终日不离药物,饱受时光侵蚀和病痛折磨。在此境况下,张先兔仍不忘嘱托后代“前仆后 继”。“母亲饱受病痛折磨,就剩一股信念在支撑。”张先兔的二儿子郭艾明说,自从多年前从日本败诉归来,得到日本政府的道歉已然成为老人的执念。

山西乡村教师张双兵多年来致力于走访、调查当地慰安妇幸存者,30年来已走访127位。在张先兔离世当日,张双兵正在忙于老人后事。“由于各种疾病缠身,老人已有40余天卧床不起。”张双兵说:“临终前,张先兔老人仍不忘叮嘱儿子,一定要把官司打下去。”

在山西省阳泉市、长治市等地,分布有大批慰安妇受害者,其中阳泉市盂县为侵华日军慰安妇“重灾区”,当地曾有多名幸存者健在。

近年来,年事已高、身体欠佳的受害者们相继离世。此前,山西三批赴日诉讼受害人中仅剩张先兔一人。如今,老人最终也没有等到一句道歉。

另据中青在线报道,从上世纪90年代起,先后有16名中国二战日军性暴力受害者在中日友人的帮助下,起诉日本政府,要求谢罪赔偿。

2000年,张先兔第一次赴日作证。2007年,日本最高法院终审判决:承认加害的历史事实,但不予赔偿。理由有二:一是诉讼时效已经过期;二是日本法律规定个人不能起诉政府。

2013年9月5日,中国二战日军性暴力受害作证第一人万爱花病逝,享年84岁。2014年4月,88岁的“慰安妇”受害者李秀梅去世后,当年起诉日本政府16名二战日军性暴力受害者中,就仅剩下张先兔一人。

“她在病情加重的最后40多天中,都在想对日索赔、和日本政府打官司的事,这成为她永久的遗憾。”张双兵说。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五中全会后的反腐动向

五中全会后的反腐动向,将是在探索完善“不能腐、不想腐”治本之策的同时,继续坚持“打老虎”的治标之策,二者相辅相成,全面从严治党,重构中共政治生态。


安全套进校园,点赞并分享

浙江省卫计委大力推动避孕药具进校园,说明当地政府部门在如何对待大学生性行为的问题上已经“过河”了,诚为可喜。此举不仅值得为之重重地点上一个“赞”,更值得“分享”,让各地政府和高校见贤思齐。


西南翻栅栏,东北擦玻璃

每一个人的意外死亡,都值得悲伤。可是,悲伤的事情看多了,竟然不是过度悲伤,而是遍地欢乐。如此不幸的事件,就这么被哈哈一笑地消费了。这种消费,起到了让悲观者欢乐,让无力者前行的效果。既然不能解决问题,那就解构问题,既然不能知道真相,那就消费真相。


领导快点讲完吧,我等着鼓掌呢

会议中的掌声听起来一样,但细想起来,却代表了与会者的不同心声,因而似乎可以分成不同的类型。

Related Articles

北京奥林西路现大量白鼠 官方:属实验室品种

法制晚报讯(记者 李洁)奥林西路周边捕获的96只白鼠“身份”确定,初步判断为SD大鼠品系,是一种实验室常用的鼠 […]
Read more

财政部:个人出境购免税额不变 超出部分按新规

中新网北京4月9日电(记者 李金磊) 今日,有传言居民旅客回国携带行李“单次2000全年2万以上全额交税”。对 […]
Read more

日本威胁派自卫队去钓鱼岛 专家:没这个胆子

编者按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十几天前,日媒大大炒作了一下“一艘配有机关炮的中国海警船进入钓鱼岛海域”,日本政府 […]
Read mo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earch f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