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揭西客运市场长期混乱 官方执法遭持枪威胁

揭西县城客运市场混乱现象长期得不到改善,在揭西县城,像这样的私人订票点有30多家。

南方农村报讯 (记者黄齐雄  实习生黄泽杰) “有到广州的车票吗?”9月25日,记者走进揭西县城一家在门口摆放着汽车订票广告的茶叶店询问。

“等等,我打电话问问。你要几点的?”店内的中年妇女一边回应,一边拿起电话。

在揭西县城,像这样的私人订票点还有很多。揭西县交通局交通管理总站副站长林奕群表示,这些私人订票点没有行政许可,属非法订票。交通局一直以来都在对其进行打击。

乘客不用在车站上车

揭西汽车运输公司是揭西唯一有长途客运资格的公司,在揭西县城仅设了一处售票点,其它订票点都是私人的。

南方农村报记者在县城走访发现,在霖都大道与张家围路交汇路口,私人订票点就有5、6家。

揭西汽车运输公司张经理介绍,在揭西县城,有30多处私人汽车订票点。这些订票点不仅为揭西汽车运输公司提供订票服务,还为私人客运公司甚至黑车服务。

这些私人订票点的工作人员接受乘客的询问后,会打电话给相应大巴车的司机或者乘务员,确认该车次是否有剩余座位,以决定是否接受乘客订票。

在河婆街霖都大道卖摩托车的蔡姓居民说,他坐车去外地,一般选择离家近的订票点。“打个电话就知道哪个点有车,可随便在路边等车到来,不用到车站去上车,很方便!”

无序竞争生出大量私人售票点

张经理介绍,1980年代以前,揭西只有他们一家汽车运输公司,随着经济的发展,揭西交通局成立了两家客运公司,每个乡镇也成立了客运公司,大家共同分割客运市场。张经理认为,揭西目前订票点过多,跟当时客运市场的无序竞争有关。

揭西工商局办公室蔡主任认为,揭西客运市场的现状“主要是因为公家的竞争不过私人的”。

张经理承认,“为了让企业运转下去,公司不得不接受私人订票点订票。”张经理说,目前,揭西汽车运输公司售出的票中,有三分之一来自私人订票点。私人订票点每卖出一张票,公司就支付5到10元不等的报酬。

9月26日,南方农村报记者在揭西汽车运输公司的售票点买票回广州。上车后,南方农村报记者发现,车上已经坐了数名乘客,而从这个售票点上车的乘客只有两人。大巴到点出发,上高速前一路走走停停,不断地搭载从私人订票点上来的乘客。上高速后,乘务员开始询问乘客的上下车地点,并向没有在揭西汽车运输公司售票点上车的乘客收取车费。

执法曾遭持枪威胁

张经理认为,解决揭西长途客运市场混乱要交通部门加大执法力度,取缔“黑车”和私人订票点。

揭西县交通局综合执法局陈副局长表示,对客运市场的管理,要实现“车进站、人归点、站管车”的目标。但是,目前取缔私人订票点并不现实。他认为,私人订票点方便群众上下车、购票,如果全部取缔,会让群众乘车不便。

陈副局长表示,交通管理应该遵循先疏后堵的原则。目前,揭西县城缺乏公共交通,如果把所有大巴都引入汽车站,交通状况将比现在更乱。他认为,私人订票点的问题要靠市场解决。“汽车站的售票系统便捷了,私人售票点自然没有市场。”

林奕群说,一直以来,交通局执法部门都在对私人订票点进行打击。他说,对于“黑车”,交通局一般采取罚款的手段;对私人订票点,除了罚款就是收缴广告牌。但执法过后,往往死灰复燃。

执法阻力大也是一个原因。

林奕群介绍,1999年,他在揭西棉湖镇执法时,扣押了一辆非法运营的中巴车。不久,一位持枪的青年到他办公楼,叫嚷着要求放车。“当时我在二楼,他在一楼。他叫着我的名字,威胁我放车。”林奕群回忆起当时的情形,至今还心有余悸。“我马上报警,没等警察过来,那个青年就走了。“

■相关法规

交通部《道路旅客运输及客运站管理规定》

第十九条 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对符合法定条件的道路客运班线经营申请作出准予行政许可决定的,应当出具《道路客运班线经营行政许可决定书》,明确许可事项,许可事项为经营主体、班车类别、起讫地及起讫站点、途经路线及停靠站点、日发班次、车辆数量及要求、经营期限;并在10日内向被许可人发放《道路客运班线经营许可证明》。

第四十七条 客运班车应当按照许可的线路、班次、站点运行,在规定的途经站点进站上下旅客,无正当理由不得改变行驶线路,不得站外上客或者沿途揽客。

第九十条 客运班车不按批准的客运站点停靠或者不按规定的线路、班次行驶的,由县级以上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责令改正,处10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由原许可机关吊销《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或者吊销相应的经营范围:

《广东省道路运输条例》

第十五条 班车客运经营者应当按照许可的线路经营,按照公布的时间发车,不得随意变更线路、班次或者停靠站点。

第五十三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应当依法对道路运输经营以及道路运输相关业务经营实施监督检查。

《广东省道路运输管理条例》

第二十条 客运班车必须进入交通行政主管部门指定的站(场)载客,按公布的时间发车,不得随意变更线路、班次或者停靠站点。

Related Articles

一号文件首提农村法治建设 挑战法不下乡困局

据新华社电 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昨天由新华社受权发布。这是自2004年以来,中央一号文件连续第十二次聚焦“三 […]
Read more

山西大同4名煤焦站长半年收黑钱3500万

新华社太原11月23日新媒体专电 (记者胡靖国 孙亮全)记者23日从大同市纪委获悉,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大同有限公 […]
Read more

没等到道歉 对日起诉的最后一位中国慰安妇走了

11月12日,山西最后一名赴日诉讼的慰安妇幸存者、89岁的张先兔老人因重病缠身,在位于山西省阳泉市盂县西烟镇西 […]
Read mo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earch for: